一刻时光里面-在这寒烟响水的季节,伴着雪花朔风来到江南,赴一场梅情雪梦中的约会

一刻时光里面-在这寒烟响水的季节,伴着雪花朔风来到江南,赴一场梅情雪梦中的约会

一刻时光里面-在这寒烟响水的季节,伴着雪花朔风来到江南,赴一场梅情雪梦中的约会

 一刻时光里面-在这寒烟响水的季节,伴着雪花朔风来到江南,赴一场梅情雪梦中的约会。

 一刻时光里面-在这寒烟响水的季节,伴着雪花朔风来到江南,赴一场梅情雪梦中的约会

我穿过绝壁横断的秦岭,从北方风吹沙扬的季节,来到了‘古藤老树昏鸦,小桥流水人家,唐风宋雨浸闲愁,魏晋玄风话凄凉’的江南,赴约一场隔世千年温婉缠绵的旧约。

  

  腹无诗情雅韵的我,羡慕江南才子那提笔成章的高才,被那浸泡在吴侬软语里的似水柔情,逐渐的把我一身‘大漠孤烟直,黄河落日圆’的粗旷豪情温润软化的无踪无影。我怀揣着慕梅寻香的心情,来窥探那落絮纷飞间的清香,捡拾那繁华过后斜枝疏影的清绝与孤傲。

在这傍山依石,曲水穿桥的江南古镇,看那琼枝芳瓣盈香的梅花。此时的景致已无需笔墨可渲染和点缀,自是诗味沉酣心怡神静。忘却俗世纷呈万变的烦恼,也更不会去计较人生旅途中的坎坷煎熬与得失成败。这正所为;‘人一静而疏繁华,世若清而人心宁’。疏影横枝映响水,香随雪蝶同风舞,冰骨隐幽境,彩瓣共雪逝,人若有此境,何愁世不宁。

  雪落人间絮弄影,穿庭敷瓦扮素容,清香一枝风里吟,宛若知己凝永恒。此情此景牵出诸般往事凭谁问,折寒一朵寄古人。若有再度相逢日,能否忆起,遗失雪中的旧梦。

倦看亭台楼阁繁华景,常慕寒雪清香傲骨梅。幽谷曲径清绝姿,冰洁无尘脱凡俗,灵逸傲骨,痴守着人间那至真至纯的清韵厚爱。

  

  那年的执手相伴,踏雪寻香的雅致,时终牵动着我的心弦,时也想效古煮雪赏梅,让时光在这冰清玉洁的世界里静静的流淌,让我的思绪呼应着梅雪清香在寒风中姿意的游走。

在这梅香雪舞的冰封世界里,曾有你素颜淡妆,在冰雪里嘻闹的情景,似一副意趣盎然的画卷,永远定格在我的梦中。今天,我也逐风追云的在这冰雪世界里,闻着梅香笨拙的起

  

  舞。我寻梅而来,逐香而去,在这清绝的幽香中升华,在冰封雪梦里呓语,却无端的撩拨起我思伊的伤感。我一颗素心,穿越楚词汉赋,途经唐诗宋词,飞渡寒水千山,抵达遗梦的江南,愿作一枝雪中的冰蝶,守望在你曾经起舞的地方,带着今生难圆的宏愿,在这寒烟响水的水墨人间,伴梅香,舞尽我与世难溶的风骨。

我的爱,曾经如炙热的岩浆而喷发,期望溶化这冰冷无情的世界,让每个生灵尽享盛世太平下的恩泽福禄。让孤独,沮丧,颓废绝望通通滚蛋,我也曾润词酌句的揭示阴谋,将那些权贵们收藏在雾霾下的谎言,掰开揉碎了放在阳光下烤晒,就算我使尽洪荒之力,也难唤醒那浸润在铜臭锈色下的人们,却被那些贴金粉饰的阴谋论者拆的我七零八散。

我只好收拾起我那寒酸的行囊,用我余下的光阴,在这寒烟响水的季节,伴着雪花趁这朔风来到江南,循着你曾经起舞的足迹,赴一场梅情雪梦中的约会。亲爱的,我来了,我已经厌倦了这虚伪龌龊的浊世,就让我们相守在这冰清玉洁的世界,永不言弃。

芳菲冷风斩,藏根春回艳。

  斜枝疏影独一枝,风送清香来,清气乾坤满。一刻时光里面-在这寒烟响水的季节,伴着雪花朔风来到江南,赴一场梅情雪梦中的约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