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愁峡谷,我静等那夜雪花开

乡愁峡谷,我静等那夜雪花开

乡愁峡谷,我静等那夜雪花开

如果说春夏秋是一幅绚丽的油彩,那么冬则是一幅雅致的素描。

如果说春夏秋是一幅绚丽的油彩,那么冬则是一幅雅致的素描。冬是朴实无华的。它不出声,不张扬,将一份睿智的思想埋藏的很深很深。

这个季节褪去了所有的浮华,一切在你面前袒露得那样真。那朴素低调的安宁,是一份不张扬的美。

无数片落叶在深秋堆积,又被狂啸的寒风吹散吹远。一切就在远远近近里,为人生求索了一份美丽的禅悟。

许多人厌烦冬天,憎恨它刺骨的寒冷。却忘记了人生正是一种行走在路上的体味,冷暖与寒凉都是渐次登场。

冬是旷远的,你可以自如的出入它的心怀。善待身体遇到的每个季节,珍惜它为我们带来的每一分真诚的美丽。

很多人以为冬天一到,便只剩下着无边无际的寒冷了。尤其在寒冷逼人的北方,仿佛除了安居暖室,已无处可去,更无风景可循。

冬天到底该是怎样的一种味道呢?有的人品出了寒冷,有的人品出了萧条,有的人品出了寂寥荒远,有的人寻觅到了淡薄温暖。

两只自由飞翔的小鸟,一朵明艳在枝头的月季花,还有最后一片不舍离去枝头的黄叶,一坡暗淡无色的枯草,都在冬的天空下诉说着一种欲言又止的情愫。

颓废和萧杀只是冬的表象,那颗孕育着美好希望的心,一直在积蓄着力量等待在春天的泥土里一勃。